1. 更好资源首页
  2. 爱思想

张蕴岭:认识变局中的世界和中国

   百年变局,核心问题是变,而且是大变。温故知新,分析大变局,要做历史比较,把上个世纪和这个世纪做比较,先看上个世纪变了,再看这个世纪可能变什么。我把大变局归为四个大变:力量对比、发展范式、气候变化和科技革命,它们影响巨大。

   力量对比,以往主要看大国,本世纪第一位的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力量对比之变,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在本世纪中叶就要超过发达国家群体,这个变化影响深刻。大国综合力量,未来前三位国家是中国、美国、印度,中印都是发展中国家,而且不属于西方,这个变化影响也很大,改变世界力量结构的基本框架。上个世纪或者再往前几个世纪,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就是西方崛起,工业革命改变了世界。那么,未来这个世界,是发展中国家崛起,所涉及的不仅仅是一个秩序结构,也涉及到经济、政治、文化、观念、文明各个方面。

   发展范式之变,就是改变工业化以来的发展模式。传统工业化的范式走到今天,已经走不下去了,必须改变,为什么?尽管传统工业化带来经济大发展,但是,也导致生态、环境、资源恶化,地球负能量运转,因此,现在深刻感觉到不变不行,要基于新发展理念改变。

   气候变化的影响已在眼前。气候之变是综合变化的结果,影响更广,影响就是人类的生存环境。人类通过了第一部具有国际法效力的气候变化公约,但是,美国退出了,这只能让气候变化朝更严重的方向发展。阻止气候变暖,涉及人类生存环境,到本世纪中期,如果不能采取有效措施,阻止气温升高,那将是一场难以预料的灾难。

   科技变化,或者称之为新科技革命是前所未有的。工业化以来,历次科技革命主要的变就是增量渐变,这次是大变量,是转折、转型。智能化会改变我们已经逐步建立起来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有积极的因素,也有消极的因素,智能替代人脑、人手,最大的挑战是人的就业,还有收入分配,再有就是智能技术运用到战争,后果不堪设想。

   百年变局之所以要比较,就是总结经验教训。上个百年,最惨痛的教训是两次世界大战,是人类的灾难。宝贵的经验是加强国际治理,走开放合作发展的道路。现在世界面临着新的冲突危险,也面临破坏开放合作发展的危险。

   百年变局,中国是大变量中最重要的因素。中国有三个身份定位:一是发展中国家,二是实现复兴之梦,由边缘化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三是做不同的新型大国。做相同的大国有现成路可走,做不同的大国需要创新。

   百年大变局的未来世界如何判断?书中提到是没有答案的世界。没有答案,一是说需要进一步观察,不要匆忙下定论,二是说需要努力争取最好或者较好,避免最坏。我们已经感觉到,世界变化很大、很快,我们不仅仅是要适应变化,更重要的是影响变化、导向变化,让世界变得更好。这本书是一本好书,但对于百年大变局的研究还只是一个开端。百年大变局,值得我们探讨的东西太多了,这本书主要还是从各个方面,为大家认识世界提供专家学者的分析,希望有助于大家深刻认识变化的世界、变化的中国。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地区安全中心主任,山东大学特聘教授,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本文根据张蕴岭在《百年大变局:世界与中国》线上出版研讨会会议总结发言整理。中国社会科学网 蔡毅强/整理)

  

  

转载文章,作者:更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链接:https://makebetter.best/archives/55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