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更好资源首页
  2. 爱思想

周乃蓤:誰還記得亞納耶夫

  

   亚纳耶夫是一九九一年八月事件的一个公众面孔,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苏联和全世界的媒体,翻来覆去的说戈巴乔夫因健康原因解除总统的职位,但又说不出戈在那儿,健康到底如何不佳,给人的印象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官僚,当了三天代总统,因策划政变失败被捕,大赦之后,即没有像舍宁一样致力于回复俄共苏共,也没有像帕夫罗夫下海经商发财,低调的在俄罗斯国际旅游学院当历史系系主任。真是有的人死了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已经死了。

  

   他於二零一零年去世, 他的死讯却让我重新思考一个人的魄力和内在价值如何在关键时刻–尤其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受到的考验。纽约时报的讣闻说亚纳耶夫“被他竭尽全力逆转无效的历史潮流所淹没,”给他渲染上了一些悲剧色彩,是胜利者写历史一贯的套话,不由得驱使我尝试再认识亚纳耶夫。

  

   出生于一九三四年的亚纳耶夫,主要经历在共青团和全苏工会,一九九零年夏进入政治局,该年底被任命为副总统。他与戈巴乔夫并没有特别的私交,此前,戈曾邀请他主管广播电视,亚纳耶夫推说说苏联的电视没有人看,由他来领导就更没人看了。没料到他自己做主角的一场电视实况直播惊心动魄,吸引了全世界的观众。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下午五时,他宣布在黑海休假的戈尔巴乔夫因健康状况不能履行总统职务,由8名高级领导人组成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执行国家权力。后来他一再称他没有参与这些谋划的酝酿,直到前一天晚上9点钟才知晓软禁戈巴乔夫的行动。他像傀儡一样面对新闻媒体,心虚而被动,的确很窝囊,在他有生之日都无法释怀。

  

   亞納耶夫回憶錄 《捍衛蘇聯的最後一搏》為自己辯解, 他雖然身為第二把手, 內心卻反對戈爾巴喬夫的改革. 作為政變的關鍵人物, 可是無論是他自己的話還是在其他當事人的記載中, 他看來都很被動, 在無奈之下簽署了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的文件.

  

   亚纳耶夫虽然低调,有时还是出来反驳一些他认为是对8.19事件的误解。他坚称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没有以武力占领总统府的意图,并非是得不到格格勃和军方的支持,这种说法是苏联解体后一些急于邀功的人和叶利钦等制造出来的。无论他是不是讲实话,外人对这事件是雾里看花,基本事实都很模糊,更谈不上对每一个当事人的细致深入的认识,这些人的野心还是爱国激情,对情势的判断和面临抉择时的恐惧的确是充满戏剧性的,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

  

   博尔赫斯说过:所有的命运都集中在一个关键时刻体现——一个人从而认识到他最终的自我。亚纳耶夫是加速苏联解体过程的一个符号.

周乃蓤:誰還記得亞納耶夫

   亞納耶夫宣布取代戈爾巴喬夫的重磅頭條新聞是路透社首先發布.  在爭分奪秒的新聞媒體來說是件值得炫耀的大事. 我們所有編輯部的同仁都收到一件文化衫, 上面印著 “亞納耶夫取代患病的戈爾巴喬夫為總統“ “比其他競爭同業領先三分鐘又四十四秒.”

  

转载文章,作者:更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链接:https://makebetter.best/archives/59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