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更好资源首页
  2. 爱思想

胡为飞:“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与表达效用

   摘    要:“小+谓词性X”结构在句法特征上表现为:与动词或实义性名词成分共现;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与“有点(儿)”共现;形成并列或对举格式。该结构的表达效用体现在话语功能和语用特征两个方面,考察显示“小+谓词性X”结构在话语功能上表现为描写和评价话语信息主体、放大和缩小信息情感意义;在语用特征上表现为新颖性、礼貌性和经济性三个方面。

   关键词:小+谓词性X;句法表征;话语功能;语用特征

   作者简介: 胡为飞,男,安徽芜湖人,安徽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现代汉语“小+谓词性X”结构是一种较为流行的口语表达式,经常出现在网络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例如:

   (1)这是他在外露宿的第三个夜晚了。他不时地坐在皮卡迪利大街上的长条凳上小歇一会,破晓时分,便信步朝切尔西长堤踅去。(毛姆《人性的枷锁》)

   (2)叶南住的小区环境还不错,就是房子有点小贵,带点简单家具每月就六百块的租金。(叶天南《符医天下》)

   (3)早在一年前就在大屏幕看过了,很文艺、很友爱,小清新的一部片。(新浪微博)

   目前,对该结构的研究主要是体现在构式分析及形成动因上[1]。该结构有着怎样的句法环境(能与哪些成分共现、出现在怎样的环境中)?整个结构有着怎样的表达效用(有着什么样的话语功能、表现出怎样的语用特征)?这将是本文所要考察和分析的问题。

  

   一、“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

   1. 与动词或实义性名词成分1共现

   首先,“小+谓词性X”有时可以带名词性宾语,当然,这只限于“小+V”结构。我们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言谈评议类动词,如“评、议、论”等等。这类动词进入“小+V”结构后往往会加上评议的对象或内容,有时其名词性宾语会前置。我们发现,当“小+V”带名词性宾语时,多出现在文章标题之中。例如:

   小议文化人的修养市场小议

   小论卡扎菲奇与悲——李清照小论

   小评国产动漫诚信小评

   第二,起伏变化类动词,如“涨、跌、升、赚、赢、输”等等。据我们对语料的考察,这类动词的宾语往往跟数字有关。例如:

   (1)继陈记粥品的香脆咸煎饼小涨0.5元之后,老店伍湛记的德昌咸煎饼紧随其后,从2.5元/个涨至3元/个。(新浪微博)

   (2)情人坊买东西多找给我10块钱,去买个橘子多找给我1块钱,今天小赚11块钱呢。(新浪微博)

   第三,其他动作类动词,如“翻、走、买”等等。我们发现,这类动词进入“小+V”结构后,其所带的名词性成分之前一般会有数量成分修饰,“V”与名词性成分之间可以直接组成常见的词或短语。例如:

   (1)左边小翻一下身,右边小翻一下身,下面一抬脚,搞定。(新浪微博)

   (2)江湾体育场站下,步行2分钟到达,8号线貌似要小走一段路。(新浪微博)

   例中“小翻一下身”和“小走一段路”中的数量成分出现在“V”与其名词性宾语之间。需要注意的是,两者的语义指向不同,“一下”主要与动词“翻”直接发生关系,表达为“翻一下”;“一段”主要与名词性宾语“路”直接发生关系,表达为“一段路”。

   第四,关系类动词,如“有、像”。“小有、小像”都可以加名词性宾语。“小有”加上宾语后大部分都是四字格的形式,同时,“小有”不仅能够带名词性宾语,还可以带动词性宾语,这点将在后文进行详细阐述。“小像”所带的名词性宾语基本都与人物相关,另外,“像”可以受程度副词修饰,因此,“小像”可以受“有点”搭配出现,这也将在后文进行详细阐释。

   其次,“小+谓词性X”带宾语的情况中最为特殊的是现代汉语中的“小有”结构,它可以带名词性或动词性宾语构成其相关的常见四字格形式。需要注意的是,前人学者将所有的情况都描述为一种形式,即“小有+名词”。我们发现,后面所谓的“名词”当中有很多是动词,只不过受整个结构的压制作用,使得动词具有了一些名词性特征。我们将其分为两种情况并形式化为“小有+N”和“小有+V”。

   当“小有”结构带名词性宾语时,宾语可以是表示积极义的,如“名气、名望、成就、才气、进步”等等;也可以是表示消极意义的,如“磨难、瑕疵、芥蒂”等等;也可以是中性义的名词或名动兼类的词语,如“收入、资本、研究”等等。“小有”结构还可以带动词性宾语,如“上涨、出入、缓解、受益”等等。“小有+N”中的“有”为实在的领属义,可以变换为“有+小+N”,“小有+V”中的“有”实在义已经弱化,所以在变换为“有+小+V”之后是可以省略的。同时,当“小有”结构所带的宾语成分不同时,其结构层次是不一样的。我们认为“小有+N”的结构层次为“小/有/N”,而“小有+V”的结构层次为“小有/V”。例如:

   (1)小有名气稍微有名气有小名气有点名气

   小有名望稍微有名望有小名望有点名望

   小有瑕疵稍微有瑕疵有小瑕疵有点瑕疵

   (2)小有上涨稍微(有)上涨(有)小上涨有点上涨

   小有出入稍微(有)出入(有)小出入有点出入

   小有受益稍微(有)受益(有)小受益有点受益

   上例两组分别是“小有+N”和“小有+V”及其相关的变换式,我们发现,两种变换式的相同点在于“小有”可以用“有点”解释,一定程度上说明“小有”已经有词汇化的倾向。不同点在于“小有+N”中的“小”既可以与“有”联系表范围或规模上的“稍微”,也可以与“N”发生关系,还原为形容词性义项特征构成“小+N”。而“小有+V”中的“小”虽然在形式上与“有”联系,但其语义上与“V”相联系构成“小+V”,表“稍微+V”,这时的“有”表强调,可以省略。

  

   2. 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

   “小+谓词性X”在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时,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前项为数量成分时,即“小+谓词性X”受数量成分修饰,这时的“小+谓词性X”结构基本上都是处在主宾语的句法位置上。例如:

   (1)但对于想取得成功的人,有时也必须放弃种种小选择来交换那个惟一的梦想。(《耶鲁领袖训练大讲义》)

   (2)Tuesday:临近生日,惊喜不断,就算是收到一份小祝福。(新浪微博)

   我们认为“小+谓词性X”存在这样的句法情况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进入该结构的谓词性成分有名词化的倾向,如例中的“选择、祝福”等等,即整个结构的谓词性特征减弱,指称性增强;第二,主宾语位置的指称性为“小+谓词性X”的独立使用提供了可能环境,两者的指称性相容。第三,受“小+谓词性”结构的源结构“小+N(名词性成分)”的影响并在结构压制作用下使得进入该结构的动词被赋予整个结构的名词性特征,如“制作、创造”等进入结构后构成“小制作、小创造”等。

   第二种情况是后项为量词或数量成分。我们发现,大部分“小+谓词性X”都是可以加上量词或数量成分的,且以动量词“下”或“一下”为主。“小+谓词性X”带量词或数量成分的情况常常出现在谓语位置上,我们认为由于“小”自身的语义模糊性特征,使得“小+谓词性X”结构具有了模糊性,因此,在谓语位置上使用时需要精确化的手段使其起到完句的作用。例如:

   (1)某友突然单独一人来家里,几个月未见,小谈一下,许多事发生即果,但许多心中的结,或许会打开。(新浪微博)

   (2)刚下工,下雨,被车溅湿裤子,看着人家有男朋友来接,小羡慕下,唉,查地图找肥家的车站……好冷啊。(新浪微博)

   需要注意的是,一些熟语性的“小+谓词性X”结构语义相对清楚,因此可以独立存在。而通过上述例句可以看出,非熟语性的“小+谓词性X”带量词或数量成分的情况是一种比较新兴的口语表达式,基本都是出现在网络语料中。

   3. 与“有点(儿)”共现

   在对“小+谓词性X”的语料进行考察时,我们发现该结构经常会与“有点(儿)”搭配构成“有点(儿)+小+谓词性X”的结构。《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中关于“有点(儿)”的解释是:“副词,表示程度不高;稍微(多用于不如意的事情)。‘有点(儿)’有时是动词和量词的组合,如‘锅里还有点(儿)剩饭’。”[2]换句话说,“有点(儿)”既可能是动词和量词组合形成的动量结构,也可能是副词。这就给“有点(儿)”和“小+谓词性X”搭配时的分析带来了困扰。

   首先,我们先考察一下能够与“有点(儿)”搭配的“小+谓词性X”的情况,可以用表格展示如下:

   表1 与“有点(儿)”搭配的“小+谓词性X”中“X”的准入

   胡为飞:“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与表达效用

  

   需要注意的是,相对于“小+谓词性X”来说,表格中一些否定式的词语只能出现在与“有点(儿)”搭配后的“有点(儿)+小+谓词性X”结构当中,这主要是因为否定式多表不如意的情况,而“有点(儿)”多用于不如意的事情[3]。近年来出现了大量的“有点(儿)+小A/V”的形式存在歧义、混沌的现象:比如“有点小热情”,究竟是理解为“拥有热情(N)”还是“比较热情(A)”;再比如“有点小冲动”,究竟该理解为动宾结构还是状中结构;这正歧义现象出现的原因是“有点+A”与原有的“有点+N”动宾结构开始共同运用于汉语中,而混沌现象则应被看作是汉语词类“包含模式”的反映[4]。

   4. 形成并列或对举格式

   “小+谓词性X”结构有时出现在并列或对举格式中,我们发现并列形式中是以“小+V”结构为主且“V”为单音节形式,可以看作是“小+V”的叠加变体形式,这种“小V小V”形式是最常见的,例如:

   小打小闹小修小改小碰小撞小买小卖

   小奔小跑小修小剪小磕小碰小贪小占

   小偷小摸小添小补小增小跌小敲小打

   小得小失小碰小刮小涨小跌小吵小闹

   可以看出,这样的叠加变体格式中的两个动词是处在同一语义场当中的相关成员。除了“小V小V”,还有“小N小V”的形式,如“小官小捞、小利小干、小雨小漏”等等;还有与“大V”或“大N”的并列形式,如“小拆大建、大呼小叫、大材小用”等等。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小V”的变体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在对举结构的句法环境中的“小+谓词性X”基本都是与“大+谓词性X”对举出现的,其中的“X”以单音节形式为主。例如:

   三天一小补,五天一大补

   三日一小醉,七日一大醉

   三步一小撞,五步一大跌

   一天小洗一次,三天大洗一次

   台上大讲,台下小讲

三天一大吓,两天一小吓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小成功小庆祝,大成功大庆祝

  

   二、“小+谓词性X”的表达效用

   1.“小+谓词性X”的话语功能

   如果孤立地考察一个结构,那获得的句法信息是有限的。特定结构具有特定的话语功能,在对话语功能进行识解时需要结合一定的语境。我们所考察的“小+谓词性X”结构是一个非自由的形式,一般无法成为单独的表述单位。除了熟语性的“小+谓词性X”之外,通常需要与其他成分共现,出现在具体的句子中。虽然出现的句子形式不同,但其内在的话语功能是具有同一性的。

   其一是描写和评价话语信息主体。“小+谓词性X”结构在具体的语篇中用于对前景信息进行描写和说明。“小+谓词性”结构的评价性源自主观性。从评价对象上看,“小+V”构式对说话人自己和他人都可以进行评价,二者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刘少佳认为“小X(X)”所体现的评价性的微弱区别在于评价对象与言者的关系,关系不同,褒贬不同[5]。我们认为“小+谓词性X”结构也的确存在这样的区别,“小+谓词性X”结构有着其自身特定的语境适切度,即在某一事件发生后,言者对主体动作行为的某方面属性或主体的性质状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主观弱化。因此,这样的主观性使得言者因评价对象不同,对话语信息主体的描写和评价的褒贬倾向也不相同。例如:

   (1)小S在谈到自己孩子的时候,说到:“你不知道他们好可爱哦,有时候会小闹(你)一下……”(新浪微博)

   (2)真不晓得那一天是个什么日子,就这么突然得让我在看完之后爱上了你,溺死在你温柔的眼神里。视频重播一遍又一遍,而我,早已沦陷,无可救药。每8天的微综艺是我的一个小期待,真好,又能了解到更多的你。(新浪微博)

   (3)女生可以参考一下,自己的男朋友是否可以做到以上标准,这个有点小悲哀啊。(新浪微博)

   例(1)中的“小闹”是对“闹”的程度或规模上的主观弱化。“小闹”是言者对孩子动作行为的一种描写和主观评价,其评价对象为言者以外的事物即“他们”,是一种褒义倾向的描写和评价。例(2)的“小期待”是对“期待”的程度量上的主观弱化。“小期待”是言者对其自身“我”看每8天的微综艺的一种描述和主观评价,其评价对象是言者自己,是一种褒义倾向的描写和评价。例(3)中的“小悲哀”是对“悲哀”的程度量上的主观弱化。“小悲哀”是言者对女生在对照标准以后所得结果的一种描写和主观评价,是一种贬义倾向的描写和评价。以上几个例句中的“小+谓词性”结构所显示出的对话语信息主体的评价性可褒可贬,主要跟评价对象有关。当评价对象为言者自身时,评价性多表褒义;评价对象为言者以外的事物时,评价性可褒可贬。由此可见,主观性在“小+谓词性X”结构的描写和评价的话语功能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二是放大和缩小信息情感意义。这里所说的“放大和缩小信息情感意义”是指言者在对话语信息主体进行描写和评价时,因言者自身的主观倾向对信息自身的情感意义进行增强或者减弱。对于言者对话语信息主体的描写和评述,“小+谓词性X”结构往往会将利于言者自身的继续放大,将不利于言者自身的选择缩小,甚至有时会在情境中将贬义成分逐渐向褒义成分转化。例如:

   (1)这种局面已经持续了很久,还没有消散的迹象,面对未来的职业,会惶恐、期待、还有一点小兴奋和小悲哀,你们呢?(新浪微博)

   (2)去年在美国举行了4国女足赛,那次比赛被认为是对美国女足敲响了警钟。虽然美国队先后击败中国队、德国队和挪威队,但是对中国和德国队的比赛都是仅以一球小胜。(1995年人民日报2月份)

   (3)当年老教妈妈要有点“私心”,但妈妈的无私教会了我更多待人处事,反而我的小自我教会了妈妈“小自私”,她得到一个无私的我,我却碰见一个曾经的“我”。(新浪微博)

   例(1)中,“小兴奋”虽然是言者对自身兴奋程度的主观弱化,但是在此情境中,“我”在面对未来的职业时,因期待而兴奋,这种情感是利于言者的。因此,说话者用“小兴奋”放大了其情感意义。“悲哀”的贬义情感是不利于言者的,因此,说话者用“小悲哀”缩小了其情感意义。例(2)中,“胜”的情感意义虽然是褒义,但是不利于站在中国队角度的说话者,因此,从情感意义上来说,“小胜”是将其褒义成分缩小化。例(3)中,“自私”本身的情感意义显然是贬义的,但是在例句情境中的“自私”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贬义用法,“小自私”缩小其贬义成分的同时,甚至已经带有了一点褒义情感。

   2.“小+谓词性X”的语用特征

   语言是人类重要的交际工具,一个话语结构的真实交际意图是在人们的交际活动当中实现的,当然,这样的过程是需要说话者采取一定的交际策略,因此,这种结构就必然具有了某些语用特征。此外,交际意图的实现以及表达策略的采取跟说话人的主体意识是密切相关的,人的主观性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们认为,“小+谓词性X”结构的语用特征主要表现在新颖性、礼貌性、经济性三个方面。

   其一是新颖性。我们所考察的“小+谓词性X”是一种新兴的口语表达式,语义内涵十分丰富,表达随意且多出现在网络语料中。而网络的使用人群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换句话说,这种新兴表达式多出现在年轻人的口语和网络语言中,这就赋予了“小+谓词性X”一种新颖性的语用特征,在运用时给人一种别样的新奇感。例如:

   (1)虽然明天就是周末了,大家心里难免“小激动”,但面对本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啊。(新浪微博)

   (2)田馥甄《花花世界》MV,一直都很关注HEBE,小文艺和小清新,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风格。(新浪微博)

   (3)无论你是学霸、极客、宅男、乐活族、文艺范、小清新、背包客还是运动爱好者,都能找到喜欢的去处。(新浪微博)

   上述例句均是来自网络语料,例句中的”小激动、小文艺、小清新“等都是一种新兴的口语表达。我们从例(3)可以更好地看出网络语言的运用,例中使用了大量的网络名词,如“学霸、极客、宅男、乐活族”等等,这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新兴的“小+谓词性X”表达式的新颖性。为了迎合网络年轻一代的语言潮流,使得听话者和说话者之间的言语交际达到亲密的融合。

   其二是礼貌性。礼貌性是人对语言运用的灵活度的体现,是说话人为了追求有效地言语交际行为,去接近或实现语用目的而采取的一种策略。礼貌性策略的运用与说话人和交际对象是密切相关的。在整个交际行为过程中,礼貌性策略都要受到语用目的的制约。我们知道,语用目的是主体意识的产物。因此,礼貌性策略也是要受到说话人主体意识的影响。我们认为,“小+谓词性X”结构的礼貌性主要表现为说话人采用含蓄委婉的表达策略,对主体动作行为或性质状态的主观弱化。例如:

   (1)即使我有了这样的资格,那还得有了相应的条件,所以只能“候诸异日”了。至于此刻,我只打算就其中的一篇,小谈一己之感受。我选中的目标是:《拆碎七宝楼台——谈梦窗词之现代观》。(当代报刊读书vol-043)

   (2)(背景:由于填写表格需要某门专业课成绩,但任课老师迟迟没有发布,我联系老师时我们的对话。)

   老师:这门课成绩大概一个周以后才能全部出成绩。

   我:我知道,但是真的不好意思,老师,我有一份就业表需要这门课的成绩,有点小急。(日常留意转写)

   例(1)中的“小谈”是对说话人将要表达自己对文章的感受这一动作行为的主观弱化。“谈”是说话人的正常行为,“小谈”则体现了说话人含蓄委婉的表达方式,表现出说话人谦虚的态度。这就正好符合礼貌原则中的谦虚准则:尽量减少对自己的赞誉,尽量增加对自己的贬低。例(2)中的“小急”是说话者对自身急切状态的主观弱化。“小急”是对急切状态的一种含蓄委婉的表达,“我”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也礼貌性地让老师明白了自己的意图。

   其三是经济性。经济原则是人类行为过程中的一条普遍的原则。本节所说的“经济性”是指语言应用中的经济原则,即说话者用最少的语言手段在具体语境中实现自己的交际意图,从而使交际对象能够通过最小的努力理解说话者的意图。这种语言经济原则又称省力原则,Zipf发现,“语言中的短词很明显比长词更受到人们的欢迎。”[6]美国语用学家Laurence Horn认为人们交际时总是趋向于选择既能满足言者完整表达又能满足听者完全理解所需的最少的语符,这就是语言的经济性原则[7]。具体到“小+谓词性X”结构,我们认为它在语用上也体现了语言的经济性原则。“小+谓词性X”结构在语义上是表示对主体动作行为的动量、时量、程度量上或对主体性质状态的程度上的主观弱化。首先,我们从其整体结构语义当中就可以看出来,“小+谓词性X”结构是语义凝练的结果。其次,“小+谓词性X”结构在形式上以双音节或三音节为主,相比长短句来说更加经济。例如:

   (1)后来才听说,江青要到长沙小住,有“黑干将”在长沙,怕江青不安全。结果,叶剑英他们走了,江青却没有去。(1994年报刊精选3)

   (2)爱情曾经是他们结婚的理由,将近六年的共同生活也是横平竖直地写过来的,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小浪漫。(哥们儿《外遇》)

   例(1)中的“小住”表明言者对于江青要到长沙居住这一行为动作时量上的主观弱化,是对这一语义凝练的结果。“小住”是双音节形式,相比其同义形式的“住上一小段时间”和“短时间地住几日”等,甚至相比于“小住几日”来说,其表现形式更加体现了语言的经济性。例(2)中“小浪漫”表明言者对浪漫程度的主观弱化。它的经济性主要体现在语义凝练方面,即“小浪漫”总括了他们在生活当中点点滴滴的浪漫事情,并不需要去详细地罗列,通过这样语义凝练的形式就能够体现出来。

  

   三、结语

   我们从句法和语用的角度考察和分析了“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表征和表达效用。“小+谓词性X”结构的句法环境为:可以独立运用;与名词或动词性成分共现;与量词或数量成分共现;与“有点(儿)”搭配出现;以并列或对举的形式出现。文章分析了“小+谓词性X”结构的语用功能,主要表现在话语功能和语用特征两个方面:第一,在话语功能上表现为描写和评价话语信息主体、放大和缩小信息情感意义;第二,在语用特征上表现为新颖性、礼貌性和经济性。

   参考文献

   [1]王倩.现代汉语新兴流行构式“小+谓词性X”形成动因研究[J].中国语文,2017(2):148-160.

   [2]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M].七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1588.

   [3]吕叔湘.现代汉语八百词:增订本[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559.

   [4]陈一.说“有点小(不)A/V”[J].中国语文,2014(2):160-161.

   [5]刘少佳.“小X(X)”构式多角度考察[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4:26.

   [6]ZIPF G K.Human Behavior and the Principle of Least Effort:an introduction to human ecology[M].Cam-bridge:Addison-Wesley,1949:21.

   [7]HORN L R.Towards a new taxonomy for pragmatic inference:Q-and R-based implicature.In D.Schiffrin(ed.)Meaning,Form,and Use in Context[M].Washington DC:Georgetown University Press,1984:11-42.

   注释

   1这里的“实义性名词成分”是相对于接下来的“数量成分”这样的名词性成分而言的,数量成分基本都是作为“小+V”的后项成分独立出现的。

  

  

转载文章,作者:更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链接:https://makebetter.best/archives/619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