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更好资源首页
  2. 爱思想

陈池瑜: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定位与问题

   作者简介:陈池瑜,全国艺术学学会常务理事,教育部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艺术学)评审专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艺术学理论学科作为艺术学门类中的一个一级学科,从2011年艺术学从文学门类中分离出来建立艺术学门类起,已有9年了。在这9年中,艺术学理论学科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师资队伍发展等方面,都取得了新的成就,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对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的定位问题,一般艺术理论、艺术史和门类艺术理论、门类艺术史的关系问题,需要不断探讨、逐步厘清。

  

   艺术学理论学科的根本特点是理论形态

   现代形态的艺术学在我国产生已有近百年的历史。1920年蔡元培发表《美术的起源》一文,他这时期所说的美术,就是英文Art的概念,也就是广义的艺术的概念。他说:“美术有狭义的,广义的。狭义的,是专指建筑、造像(雕刻)、图画与工艺美术(包装饰品)。广义的,是于上列各种美术外,又包含文学、音乐、舞蹈等。西洋人著的美术史,用狭义;美学或美术学,用广义。”[1]在此,蔡元培说得很清楚,Art和历史联系,就是美术史,也可译为艺术史,但含义就是绘画、雕塑、建筑、工艺美术,所以是狭义的艺术。而Art和理论即美学和“美术学”组合,则是广义的,包括除美术以外,还有音乐、戏剧、文学等,这就是今天我们说的艺术的概念。蔡元培将艺术的这种理论形态分为两种,一种是美学,一种是美术学。那么,由于理论形态的“美术”是广义的,是包括绘画、雕塑、建筑、工艺美术及以外的音乐、舞蹈、文学、戏剧,显然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艺术的概念,而“美术学”的概念也就是“艺术学”的概念。当时还没有将“美术”“艺术”区别开来。这是中国现代最早使用“美术学”(实为“艺术学”)的概念,其含义是相对于美术史而言的一般艺术理论,所以“艺术学”的内容,主要是指艺术理论形态。在20世纪20至30年代,我国开始对艺术学进行系统研究。丰子恺于1928年翻译了日本学者黑田鹏信的《艺术概论》,俞寄凡翻译了黑田鹏信的《艺术学概论》,自己还编著《艺术概论》1932年由世界书局出版。30年代初,林文铮将在法国留学收集的艺术学资料,结合中国和西方艺术撰写的多篇论文,集合为《何为艺术》出版。张泽厚则撰写《艺术学大纲》,于1933年由光华书局出版。

   1943年,陈中凡发表论文对艺术学进行概括:“艺术科学(Science of art),或简称艺术学,是对于艺术作科学的研究,即研究艺术的发生、发展、转变和内容、组织诸规律,并寻求其与社会各因素间因果关系之科学。这一部门的成立,虽是近百年的事,但关于艺术的研究,则起源于2000年以前。”[2]他认为到19世纪后半期,由艺术哲学转向了艺术科学(艺术学)的研究。他还介绍在艺术学研究中所形成的流派,如立普斯、布洛的心理学派,格罗赛的人类学派,马克思、列普汉诺夫、霍升斯坦因、居友的社会学派和经济学派等,认为这些不同流派对于艺术学的研究都是有益的。那么艺术学究竟研究什么呢?陈中凡认为是研究艺术的发生、发展、转变的规律,研究艺术的内容、组织(结构形式)的规律,以及艺术与社会其他事物的关系的科学。也就是说,艺术学是研究艺术产生发展变化的规律的科学,是研究艺术的内容和形式及艺术与社会经济、文化、宗教、政治等关系的科学。这些规律和关系,当然就是艺术史理论和一般艺术理论。所以在陈中凡看来,艺术学即是有关艺术的理论学科,是艺术的理论形态。

   德国艺术理论家玛克斯·德索在20世纪初主张艺术学从美学中分离出来,他出版《美学与一般艺术学》专著,主编《美学与一般艺术学》杂志,倡导建立独立的艺术学学科。这告诉我们,艺术学以往是包含在美学之中的,而美学又是包含在哲学之中的,那么艺术学应该是纯理论学科,而且是一般艺术学、普通艺术学,即一般艺术理论,即艺术的基本理论、艺术原理。19世纪后期,艺术社会学、艺术心理学、艺术人类学等都得到发展,这些艺术学的分支拉动一般艺术学的发展。所以说到艺术学,总是和探讨艺术的本质规律、探讨艺术史的发展变化,以及艺术的内容和形式的理论学科,和哲学、美学相连又有区别的理论学科。

   我国在1978年恢复招收研究生,20世纪80年代开始设美术、音乐、戏剧等学科的博士点。当时硕士点是创作和理论都有,如美术学科,有油画、国画、雕塑、美术史论。后来设博士点,主要是从事理论研究。90年代初教育部公布的艺术学科分类是按门类分的,分为美术、音乐、戏剧、舞蹈、电影等。文学不但独立于艺术之外,而且还是一个大门类,艺术同外国文学、中国文学、新闻学并列为文学门类中的四个一级学科。后来由于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的召集人张道一、仲呈祥等人呼吁,要建立艺术学学科,到90年代,各门类学科名字上均加了一个“学”字,如美术变为美术学、音乐变为音乐学、戏剧变为戏剧学。这样以“学”字命名各艺术学科,增加其学术性,学科性质也更明确。各学科所包含的内容,还是创作与史论两方面。当时艺术学是一级学科,美术学、音乐学等7个门类再加理论方面的艺术学,就是8个二级学科。在美术学中,三级学科再分为绘画艺术(包括国画、油画、版画等)、雕塑艺术、美术学(美术史论、美术教育)等。这样,在二级学科美术学中,绘画、雕塑等创作实践的三级学科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再设三级学科美术学,那就是进行美术史与理论研究,此外,把美术教育也包含在美术学中。所以,有的美术院校招收美术学的本科专业,招进来学习的是美术教育方向,而不是美术史论方向。

   在20世纪90年代及21世纪最初10年,艺术学为一级学科,同时二级学科中又设一个艺术学(理论),与美术学、音乐学、设计艺术学、舞蹈学、电影学、戏剧学、广播电视学七个学科并列。当时作为二级学科的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等,包含有美术创作、音乐、戏剧创作与表演,因为这些学科涵盖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主要还是培养创作与表演人才。但在学科专业设置中,都包含有史论专业,各门类的艺术史与理论,均设置在该二级学科中。而艺术学一级学科门类下的八个二级学科中,又设置一个艺术学。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一级学科名称为艺术学,二级学科又有一个艺术学;第二,二级学科中如美术学、音乐学中已包含有美术史论、音乐史论,又加一个二级学科艺术学(艺术史论)会不会重复。当时这样设置也是有道理的。所以“艺术学”在二级学科中也被单列。首先要说明的是,一级学科中的“艺术学”相当于之前说的“艺术”领域,是泛指艺术学学科中的各个门类,是将原来的“艺术”领域,改为“艺术学”,所以当时一级学科的“艺术学”,主要是指音乐、美术各门类的全部学科和专业方向,而“术”科即创作表演是主要内容。当时二级学科的“艺术学”,则是专门指艺术史与理论学科,所以二级学科的“艺术学”才是真正的研究性的学科概念,也就是玛克斯·德索及西方近现代理论家们所用“艺术学”概念所包含的涵义。另一个问题是各二级学科中如美术学、音乐学学科中除美术创作、音乐表演外,也包含有美术史与理论、音乐史与理论,那为什么还要“艺术学”二级学科,这不是重复了吗?关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当时设置二级学科“艺术学”,一是考虑,西方艺术学作为一个和美学并列的学科,它是有独立存在的学理价值;二是艺术学是一般艺术理论和原理,虽然美术学中有美术史论、音乐学中有音乐史论,但那是部门艺术史论,而综合性的一般艺术史论研究也应加强。所以设置艺术学二级学科,一是保存艺术学的理论学科,二是加强对一般艺术学的概括和综合研究,对艺术原理、艺术哲学、艺术美学、艺术本体、艺术功能、艺术形式风格方面的研究。所以,当时在艺术学一级学科下再设置“艺术学”二级学科是完全必要的,对艺术学的理论学科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也是为艺术学正名,即艺术学从产生到发展都是指理论学科,我们发扬艺术学学科特点和优势,继承艺术学遗产,都主要是指艺术学的理论形态方面。这一点正是艺术学的根本。

  

   艺术学理论学科和其他艺术门类学科的关系

   2011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以前包含在文学门类中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独立出来,成为和文学、哲学、法学并列的一个大学科门类。从此,我国艺术类本科、硕士、博士从文学学位改为艺术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艺术学科招生和人才培养、高等艺术教育蓬勃发展的必然结果。艺术学独立为学科大门类,为我国艺术学科的进一步发展和规划带来新的机遇。原一级学科艺术学升为门类,原二级学科理应升为一级学科。但根据一级学科控制数量和部门艺术相邻合并情况,最后确定为五个一级学科,即美术学、设计学(包括工科中的设计)、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艺术学理论。新的学科名称启用已近10年,这10年来,艺术学理论学科在硕士博士生招生培养、在本学科的规划与发展等方面都得到长足发展,但也遇到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学科名称和研究领域,另外就是与部门艺术史论的关系等方面。

   首先,艺术学理论的名称笔者觉得是适合的。现在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是承接的之前一级学科艺术学下属的二级学科“艺术学”,即理论学科。现一级学科的艺术学升为艺术学门类,如果将原二级学科“艺术学”直接升为一级学科艺术学,一是与以前一级学科艺术学不好区分,以前的一级学科艺术学,是统管美术、设计、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现在艺术学升为门类后,一级学科再设艺术学,究竟是统摄各门类的艺术学,还是专指史论方面的艺术学,不好区分。所以,一级学科中关于艺术史论学科,不好直接用艺术学之名。那么其他名字,如艺术理论、艺术原理、艺术基础理论等,又不能完全表达艺术史论学科的内容。现在定位艺术学或艺术学理论主要研究内容包括:艺术原理、艺术史、艺术批评、艺术管理、艺术教育等。所以仅用艺术理论作为学科名称,不能概括艺术史等内容。本来用“艺术学”的概念来定义学科含义是可以,但基于上述我国艺术学学科调整,门类用名的重复问题,不好再用艺术学作为一级学科名称,而艺术理论、艺术原理等又不能概括其内容。所以用“艺术学理论”这个新词,一方面保留原一级学科艺术学下属二级学科“艺术学”(理论学科)的称谓,另一方面增加“理论”二字,标明此新的学科调整后,作为艺术学门类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是理论学科,标明艺术学理论即一般艺术学理论、艺术学的普遍原理,是普通艺术学、综合艺术学。显然,美术学、音乐学各一级学科中,亦包含有美术史论、音乐史论这些门类艺术史论,但单独建立艺术学理论学科,从客观上探讨艺术理论、艺术哲学、艺术美学、艺术史学、艺术批评等,完全有必要。从使用效果看,大家现在也都习惯使用艺术学理论,专指艺术理论、艺术史、艺术批评综合性的理论学科。所以,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定位基本上是准确的,也是正确的。

   在当前的学科建设中,在硕士、博士生培养,特别是硕士、博士学位论文写作中,艺术学理论学科范围和门类艺术学,如美术学、音乐学等的边界不大清晰,有时混同在一起,于是带来博士生培养规划、学位论文评审答辩、学科发展目标与特色等方面的实际困难和矛盾,这些问题需要机智灵活地处理和解决,当然也需要从理论上来探讨。

艺术学理论学科与门类艺术学中的史论学科,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是普通与个别的关系,它们既紧密相联,又各有特点。1906年玛克斯·德索出版《美学与艺术学》一书,主张艺术学从美学中分离出来,意欲建立一般艺术学,即关于艺术学的普遍原理,包括各个门类艺术,从美术、音乐、戏剧等艺术中抽绎出一般艺术理论。后来德国艺术史学家乌铁茨出版《一般艺术学原理》一书,论述一般艺术学的独立性。乌铁茨论述了各门艺术的普遍原理,如艺术的本质、特征、功能,艺术创作一般规律和艺术发展规律的理论,称为一般艺术学或普通艺术学,而将各个具体门类的艺术理论称为特殊艺术学或个别艺术学。我国艺术学家马采在上世纪40年代曾对乌铁茨、格罗塞等人的艺术学理论进行译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并发表《艺术科学论》《从美学到一般艺术学》等文。马采提出“事实艺术学”和“基础艺术学”概念,他认为对艺术作品的研究是艺术史,如绘画史、音乐史、艺术史研究艺术的生成和发展的历史事实和艺术的形式、内容的变迁,目的在于确立艺术的事实,在学术研究上代表客观具体的倾向,可以称为“事实艺术学”。而和艺术史相对的是艺术理论,处理艺术的一般现象,在学术研究上代表主观抽象的倾向,马采将此称为“基础艺术学”[3]。作为基础艺术学的艺术理论和作为事实艺术学的艺术史,都是艺术学理论的主要组成部分,艺术学理论即是一般艺术学、普通艺术学。艺术学理论学科首要任务当然是要研究一般艺术原理,以及艺术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艺术批评及理论。这种研究对象和成果,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学术基础和学术支撑,也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独立存在和设立的价值所在。如果在这方面我们没有建树、缺乏成果,那么就违背了设立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初衷,就会使艺术学界的工作者和研究人员感到失望。

   门类艺术学或称特殊艺术学、个别艺术学,现在学科目录中被列为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这些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中的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等,就是门类艺术学或特殊艺术学。这些部门艺术学中,主要包括两大内容,即艺术创作或艺术表演部分,如美术学中的绘画、雕塑创作,音乐舞蹈学中的作曲、音乐演唱、舞蹈表演,戏剧学中的戏剧创作与戏剧表演,这些都是艺术中的“术”科,或“技术”科目,或叫艺术实践科目。这些专业的教师大部分都是从事这些艺术实践,即美术创作、艺术设计、音乐舞蹈戏剧表演和教学,而学生中大部分也是从事艺术实践方面的学习,这是门类艺术学学科中的主体。此外,美术学、音乐学二级学科或三级学科中还包括理论方面,美术学中包括美术史、美术理论、美术批评;音乐学中包括音乐史、音乐理论与音乐批评。门类艺术学中,要处理好理论与创作的关系,如美术学学科中,美术理论、美术批评是从美术创作或评论作品中发展起来的,美术理论和批评特别关注新的美术创作实践活动,从新的美术作品、新的媒介材料、形式风格、新的美术观念和思潮中总结提炼出新的美术理论,并开展对古代美术史和现当代美术史的研究工作,使美术史论研究和美术创作并列发展,共同推进美术学学科建设。美术史论、音乐史论就是要在美术学和音乐学中,总结概括美术史发展规律、美术基本原理或造型艺术原理,以及艺术史学理论与音乐美学基本原理等。这些科研成果,是美术学、音乐学学科中的重要构成部分。

   另一方面,各门类艺术学的成果,即美术学中的创作成果和美术史论研究成果、美术批评成果,以及音乐创作与表演成果、音乐史与音乐美学研究成果、音乐批评成果等,它们既是美术学、音乐学中的学科支柱,同时也都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基础;它们既是独立的学科门类,同时又都关联着艺术学理论,即关联着一般艺术学,所以,门类艺术学和艺术学理论的关系,就是个别艺术学和一般艺术学的关系、特殊艺术学和普通艺术学的关系。各个门类的艺术学的发展,就为一般艺术学、艺术学理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果各门类艺术学发展得不够好,那么艺术学理论就缺少学术支撑,就是空中楼阁。所以,从事艺术学理论研究的人员,要时刻关注部门艺术学研究的新成果、各艺术门类中新的创作形式与风格,这样,艺术学理论学科才有源源不断的活水流动,才能生气勃勃、光景常新。

   现在出现的问题不是在门类艺术学中,而是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各艺术学门类,如美术学、音乐学等这些二级学科、三级学科,它们一方面从事美术创作、音乐创作与音乐表演,一方面从事美术史论和音乐史论研究,它们的研究对象很明确,没有多少歧义。而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出现了研究对象和部门艺术学交叉重复的情况,因此,就出现了以下问题:艺术学理论作为一级学科,其边境与范围究竟在哪里?它和二级学科、三级学科如美术学、音乐学(史论研究)的界限在哪里?特别是在艺术史研究中,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东南大学等学校艺术学理论专业的博士生所写的博士论文,常常被评审专家认为和美术学、设计学、音乐学等重复,而拒评或给予不及格。在近年来的几次全国艺术学学会、年会及艺术史专题会议上,以及国务院学位办艺术学理论学科相关会议上,这些问题也被提出来讨论。所以,艺术学理论作为一级学科与部门艺术学的矛盾,主要是艺术学理论学科方面出现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笔者在艺术学年会和艺术史会议上的专题发言和相关讨论中发表过意见。

   首先,这些矛盾是一般与个别的矛盾、普通与特殊的矛盾。一般存在于个别之中,个别中包含有一般性和共性,也就是普遍性存在于特殊性中,特殊性中包含有普遍性。艺术史领域这个问题比较突出,如有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博士生写博士论文,选题有书法史或设计史,被评审专家拒评,说这是美术学或设计学学科的选题。实际上在艺术理论艺术批评领域,这一问题也存在,只是在理论掩盖下不太显眼。如艺术批评对当下艺术现象、艺术活动、艺术作品进行分析评论,评论者根据自己熟悉的艺术门类和研究的艺术门类,选择美术、音乐或者电影、电视作品与现象进行分析评价,也不可能将所有艺术门类当下的艺术创作统统评价一番。当然,批评家可以通过评论美术或者音乐、文学戏剧、电影电视艺术,从个别现象中发现一般性的艺术问题或艺术发展趋向,总结艺术普遍规律。在艺术理论研究中,艺术理论家从美学宏观角度以历史的眼光审视艺术史,提出艺术理论体系,是可能的。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三卷本《美学》(第三卷又分上、下两册,共四册)中,考察从古代东方庙宇建筑、金字塔到古希腊雕塑,从文艺复兴绘画到近代浪漫主义音乐最后到诗的历史过程,总结出艺术史发展的规律,即循着感性物质体积同理性精神之间的矛盾冲突到和谐统一到再冲突之间的运动过程。黑格尔运用哲学逻辑的方法与历史的艺术史方法的结合,提出并论证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艺术是理念的感性形象的观点。法国史学家丹纳在《艺术哲学》中通过宏观考察古希腊罗马雕塑、中世纪神学与艺术、近代文艺复兴绘画,以及17、18世纪的音乐、戏剧、绘画,论证美学就是植物学,决定艺术兴衰和发展变化的原因是时代、环境和气候这种理论。所以,对艺术史及不同门类艺术的综合研究,往往可以帮助提出新的艺术理论体系和思想。但有时对个别艺术门类的研究,也能升华为一种艺术理论,如20世纪初英国批评家克利夫·贝尔的《艺术》,就是以批评塞尚及印象主义绘画为主,讨论造型艺术,提出艺术“是有意味的形式”的形式主义艺术观。

   从艺术理论、艺术批评的角度来看,有的理论家、批评家比较广泛地联系多个艺术门类或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上的著名作品、流派、风格与形式,举例论证某种理论观点,概括出相应的艺术规律,提出艺术见解,这是可能的,但要像黑格尔那样建立艺术史学理论体系也是很难的。那么在具体的艺术史研究中,由于不同的艺术门类,在媒介材料、形式语言、风格技巧方面各有其特殊性,一般来说,一位艺术史学者真正能够深入到一个艺术门类,研究其艺术史如美术史、音乐史已经很不容易了。跨门类的艺术史专家很少见,如既是美术史家,又是专业的音乐史家,这是很难做到的。西方人讲的艺术史(Art History),主要是美术史,而音乐史、戏剧史是另外的。笔者于2018年在德国讲学时专门询问过艺术史家玛利亚·森教授,有没有德国艺术史学家写过包括美术、音乐舞蹈、戏剧在内的这种综合性艺术史,她回答说:“没有。”从专业方面来讲,有学术价值的艺术史,主要是门类艺术史,如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等。目前,综合性艺术史大多为鉴赏性的,这类著述可算艺术鉴赏、美育通识类的成果,很难成为严格意义上的艺术史。

   当然,艺术学理论学科在艺术史方面也可以有所作为,笔者认为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着力:第一,加强对艺术史观、艺术史学理论和方法的研究,这种研究可以从美术史、音乐史、戏剧史中总结出史观和史学思想。目前,我们特别应该重视对中国古代绘画、书法、音乐舞蹈、戏曲戏剧史学理论的开掘和研究,建立中国艺术史学理论体系。第二,运用艺术哲学、艺术美学及艺术史学理论,指导门类艺术史或艺术史专题研究,力争从艺术史上的作品、形式及背景中,通过深入研究,提出新的学术观点。第三,提倡和尝试运用跨门类和跨学科方法对各门类艺术中相近相关的问题进行交叉研究和比较研究,也有可能对艺术史学理论和艺术史中具体问题的理论研究提出新的见解。

   其次,是一般艺术史与门类艺术史即美术史、音乐史研究中的交叉问题,也就是目前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博士学位论文引发的问题。艺术学理论学科在2011年提升为一级学科,全国设立了几十个艺术学理论博士点和硕士点。以博士点为例,博士生如果都选择艺术理论、艺术史学理论、批评理论、艺术哲学等内容来写作博士论文,要在理论上有所突破和新的建树,难度是很大的。所以,大多数博士生选择艺术史的内容来写作。但艺术史是一个广义概念,选题必须具体落实到画家、书法家及作品,或者音乐、戏剧作品及形式风格来研究。不可能写一篇艺术史的博士论文或者研究论文,将绘画、雕塑、书法、建筑、工艺美术、音乐、舞蹈、戏剧、电影各取一点,这种杂乱文章不可能是什么艺术史的文章,也很难通过博士论文评审与答辩。本来艺术学理论学科有很大自由,反倒是现在本专业的专家们作茧自缚,把具体写作绘画史、书法史、音乐史的论文踢出艺术史外。笔者认为,如研究顾恺之、董其昌、关汉卿、《乐记》的博士论文,博士生如所在的学科点是美术学、戏剧学、音乐学,当然就是这些学科的论文,如博士生所在的学科为艺术学理论,自然也就是艺术史论文。当然,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博士生选择这些题目时,可以更多地考虑挖掘画家、音乐家、戏剧家及作品的普遍性意义和一般性社会意义,挖掘其规律性。但也要遵循艺术史问题和个案研究的规则。不要奢望去写包罗万象的艺术史论文,当然,有时两个学科艺术史交叉研究,如从汉代画像石图像中的乐器与音乐表演形象来研究汉代音乐,这当然是可以,但不能认为这样交叉了就是艺术学理论。而另有人研究汉画像石中的非音乐题材,没有将汉画像石图像和别的艺术门类结合研究,而仅仅研究其美术造型特点和形式,就不是艺术学理论中的艺术史,而只是美术史了,这就很偏颇了。笔者认为,这种研究发生在美术学学科中就是美术史,而发生在艺术学理论学科中就是艺术史。

   此外,艺术学理论学科建立近10年,这些博士点单位有的设在综合性大学,有的设在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电影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笔者认为这恰恰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大好环境。即使是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的艺术学院,虽然只有艺术学理论一个一级学科,但仍有美术学、影视学(北京大学)、设计学(东南大学)作为基础,同时还有文艺学、美学学科作为艺术学理论研究的参考学科,借鉴美学、文艺学理论与方法帮助艺术学理论学科建设,也是一条路径。其他专业院校的艺术学理论学科点,依靠其某一艺术门类,如美术学院、音乐学院、戏剧学院,它们依靠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这是对艺术学理论很有利的条件,那么美术学院艺术学理论学科特点,肯定表现在美术史研究和美术理论研究方面,音乐、戏剧、电影也一样。笔者认为,这使艺术学理论学科有了坚实的相关艺术门类做支撑,使艺术史、艺术理论研究具体而深入,避免空谈、浮夸和华而不实,而不能将此反而看成一个负面的东西。对于艺术学理论研究工作者,懂得一门具体艺术并有从事门类艺术史研究的基础,然后从事艺术理论与艺术史研究,只会带来好处和便利。同时,艺术学理论学科又可以指导和帮助美术学、音乐学、戏剧学的史论学科建设,这正可以形成一般与个别、普遍与特殊的互补,相得益彰,共同发展。这正是艺术学理论学科在我国发展的优势,我们应该顺应这个优势,推动艺术学理论学科不断发展,取得学科建设的新成就。

   参考文献:

   [1]蔡元培.美术的起源[J].新潮(第2卷),1920(4).

   [2]陈中凡.艺术科学的起源、发展及其派别[J].大学月刊(第2卷),1943(9).

   [3]马采.艺术学与艺术史文集[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7.

  

  

转载文章,作者:更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链接:https://makebetter.best/archives/62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