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 习近平:在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

          今天,我们召开科学家座谈会,听听大家对“十四五”时期以及更长一个时期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加快科技创新步伐的意见和建议。出席今天座谈会的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分别来自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业,涉及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还有在华工作的外国科学家。    刚才,大家结合各自研究领域,就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动科技创新和发展等问题,提出了许多有价值…

    爱思想 2天前 5
  • 邵春堡:用新的驱动力推进世界发展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在复杂的环境中艰难恢复。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性大流行,给人类社会造成严重影响和巨大损失。世界经济停滞,矛盾挑战叠加,悲观情绪弥漫。但是,无论怎样变化和充满矛盾,世界仍将是全球化的。互联网技术和数字经济不可能退回,封闭和孤立方式无益于当今问题的解决。逆全球化可以嚣张一时,但人类终归要交往。我们要善于在生产力中挖掘潜质、…

    爱思想 2天前 7
  • 张世英:谈谈哲学史的研究和论文写作

       一、先打点基础       黑格尔在《小逻辑》第三版序言中,曾经很愤慨地谈到当时哲学界某些空疏无知的现象。他说:人们对于一般的研究对象倒还懂得,在讨论之前应该”有先具备某种程度的知识之必要”;唯独对于哲学,却以为不要些微知识,甚至不必依据常识,就可以参加讨论和评点,这种人”没有凭借作为讨论出发的根据,于是他们只能徘徊…

    爱思想 2天前 4
  • https://api.ixiaowai.cn/api/api.php?2
  • 余欣:中古中国佛教仪礼与艺术中的琉璃

       摘    要:    以往有关琉璃的研究成果, 其着眼点主要在于琉璃的名义考证以及东西文化交流史考察, 对于琉璃在佛教信仰与仪式实践中的意涵则未能深入开掘。本文综合运用佛教典籍、史志诗文、敦煌文献、图像资料、考古遗存中的相关史料, 从琉璃在佛教“七宝”观念中的意义和仪礼中的实际使用状况入手, 分析琉璃与其他宝物的整体关系, 从佛教供养与法器的信仰实践揭示其宗教功能与象征含义, 进而追溯其观念源流以及在文本和图像中的表现。

    爱思想 2天前 0
  • 张文显:民法典的中国故事与中国法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是我国法治建设的一个标志性重大成果,是中华法治文明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填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一项空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以“民法典”称谓的民事法律,开辟了中国民事法制新纪元。民法典的编纂和实施,对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爱思想 2天前 6
  • 季卫东:选择的自由与烦恼 关于新时代的起点——1982年的记忆碎片

       对我个人来说,1982年那个燥热的初夏,颇费思量的事情还真不少。首先要考虑的,当然是翌年从北京大学本科毕业之后的人生选择。    自从在一年前“五四研讨会”上发表批判苏联法学权威维辛斯基的基本命题的论文之后,虽然在小圈子里赢得了些许掌声、关注以及鼓励,但同时也引起了不少争议。有位思想极左的研究生(他的姓名我已经忘记),甚至还公开指责我违背正统的法学理论…

    爱思想 2天前 4
  • 张世英:纵向超越与横向超越

          一个勤于哲学思考的人,面对当前的事物,总想创根问底,追寻一个究竟。哲学史上,粗略地说,有两种追问的方式:一个是“主体—客体”结构的追问方式,一个是“人—世界”结构(“天人合一”)的追问方式,也可以说,一个是以“主体—客体”结构为前提,一个是以“人—世界”结构(“天人合一”)为前提。前者是作为主体的人站在客体以外追问客体(即客观事物)的根底,后者是…

    爱思想 2天前 5
  • 江瑞平: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经济关系

          2019 年 6 月,习近平主席在访日期间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十点重要共识,明确宣示“双方应共同致力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半年之后,习近平主席会见访华的安倍首相,再次确认要 “推动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共同开辟两国关系新未来”。此后,有关各方都在期待 习近平主席 2020 年春季正式访日,两国就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进…

    爱思想 2天前 5
  • 任剑涛:找回国家:全球治理中的国家凯旋

      
       内容提要:曾经如火如荼的全球化进程似乎告一段落,被寄予厚望的全球治理呈现出一些内在的缺陷。国家重新回到国际政治的舞台中心。这是在全球化进程中人们尝试“找回国家”的阶段性成果。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曾经失落,驱使人们集中思考超国家建制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这对17世纪中期以来生成的民族国家体系来讲,是一种有益的超越尝试。但国家远未出尽内在能量。其实,无论在对内还是对外功能上,国家是最强有力的政治社会建制。随着“国家第一”“国家再次伟大”之类口号的提出和付诸实施,以及国家以各种形式重建其强大动能,国家的凯旋已经是一个举世瞩目的事实。国家归来,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趋同现象,但国家是否因此而复兴,仍然未可预期。

    爱思想 2天前 0
  • 李剑阁:经济学界的一代宗师薛暮桥

          中国经济学界的一代宗师薛暮桥与世长辞了。享年101岁的薛老在他一息尚存的最后时刻,他的心脏以异乎寻常的驱动力,突破了多项医学上的极限指标,创造了医护人员难以置信的生命奇迹。这也许是因为薛老眷恋着这片他深深热爱的土地,他时时惦念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    薛老的一生是中国发生沧桑巨变的一百年。薛老出生于清朝光绪三十年。一个世纪以来,他…

    爱思想 2天前 5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